1356

回望過去 我們不懂相處
神的心意
不想我們衝動 鬥氣
破壞這麼好的一段婚姻

 

何麗霞(Vanessa)是出生於越南的華僑。自小面對嚴厲的管教,令她性格十分暴燥剛烈。她後來成為過埠新娘,嫁到愛民頓,可是婚姻不是期望中般美滿,於是決定入籍後離開丈夫。不過她後來因為懷孕被逼暫時放棄這念頭。但麗霞剛烈的性格使婚姻關係十分緊張,為要麻醉婚姻的不快,她開始沉迷賭搏⋯⋯

麗霞的移民故事,要從她在越南的一段情誼講起。「十五歲那年,跟我丈夫的兩個妹妹是好朋友,她們就像開玩笑地說『你當我們的嫂子吧!』之後便以書信來往了十年,才到加拿大成為過埠新娘。」

麗霞期待有一個美好的開始,可是到達加拿大的第二天,已經感到後悔。

「我預備好早餐給他吃,他板起臉罵我。然後我把桌子收拾乾淨,他又說『你別亂碰我的東西』。原來現實跟書信是兩回事,我腦海裡就在盤算,只要取得公民身份後就離開。」麗霞憶述。

不久以後,麗霞和丈夫不幸遇上交通意外。「我當時傷得挺嚴重,記得自己連上廁所也不能。丈夫出院以後,跟我說『如果醫生讓我出院,就自己買車票回愛民頓。』當時我的眼淚不停地流。」

後來麗霞獲得公民身份,也開始在餐館工作。當她計劃要離開丈夫的時候,竟然發現自己懷孕。生了孩子後六個月,丈夫的朋友們說要到他家玩,於是玩到第二天早上。

麗霞跟丈夫說:「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有點過份?」
丈夫先拍桌子:「我怎樣過份!玩玩也不成嗎?」
麗霞也跟著拍桌子,開始關係越來越破裂。

麗霞的脾氣越來越差,經常與丈夫為小事吵吵鬧鬧,可以說已經到失控的地步。她直言:「我們夫妻的關係,最好是不要見面不要講話,一見面就開始煽火。」

麗霞的脾氣,不僅令夫婦關係緊張,也影響她與丈夫家人的關係。「有一天我下班,當時的汽車是我和丈夫共用。到我用車時油燈亮起了,我就很凶地罵他賤骨頭。那天我還在他家人面前,數盡這二十多年來所受的委屈。然後第二天,我丈夫就像沒事發生過一樣,跟我說他的家人要去多倫多,不想再留在這裡。」本來是麗霞邀請丈夫家人過來,本來他們打算在這裡住幾個月。

之後麗霞開始接觸賭博,慢慢她發現賭博能夠叫她忘記不快樂的生活。但很可憐的是,第一年贏錢,之後每次進去都輸錢。她甚至把兩個女兒放進中文學校,放下就立刻去賭博,不能控制自己。諷刺的是,麗霞媽媽也是一個病態賭徒。

在管教兩個女兒的時候,麗霞也非常嚴厲。她悔疚地說:「我女兒因為曾經頂過嘴,我要她掌嘴至腫起來,才許她停下來。我真的做了很多傷害她們的事情。」

女兒的日記 無論開心與否
最後總有一句 「I Hate My Mom」

 

一天,麗霞邀請了幾位朋友到家裡吃晚飯。當時一位朋友主動說:「我為你作一個祝福的禱告。」禱告之後麗霞跟她說:「其實我害怕會像自己媽媽那樣輸光一切。」

「於是朋友為我作了一個禱告,就是求神幫助我戒賭,但很奇妙的是我決定信主之後,我完全沒有了那賭癮。」

可是她與丈夫的關係就每況愈下,甚至決定離婚。「我們是雙方甘心樂意簽字離婚,唯一共同的目標是『儘快』。其實當我一決定了離婚,不僅跟自己說不看《聖經》,不上教會,連教會朋友打來的電話,也不聽。」麗霞好像鬆了一口氣。」

她續說:「在星期六凌晨,我哭醒過來,就跪在床邊認罪,跟神說『我知道這樣做是不對,但木已成舟。我會將以後剩下來的生命,全奉獻給神。」

然後星期日的凌晨,麗霞又再哭醒過來,這次她看見自己怎樣凶,和怎樣對待丈夫。當時她跟神說:「那我該怎麼辦呢?」在這時候有一種力量,要她進到丈夫的房間去。她說:「進去以後我不敢喚醒他,只坐在他的床邊哭,我的哭聲吵醒了他,他卻沒有罵我,也沒有趕我走。」

丈夫問:「為甚麼哭?」
麗霞說:「不知道。我的心很痛。」

然後他做了一件廿多年來從沒有做過的事情,就是溫柔地摸麗霞的頭說:「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,即使要想要講,都是將來的事情。」

經過一個晚上的傾談,麗霞和丈夫不僅放下離婚的決定,而且願意共同修補破損的夫妻關係。

這些破碎的生命
每一個環節裡面
主為她逐一清理

 

「我感謝神不僅拯救我的婚姻,更幫我挽留了女兒,不然我想我會失去了女兒。神真的改變了我的生命,特別是教導兩個女兒的方法。我跟她們說『媽媽以前教你們的,全是錯的!』麗霞溫柔地說。

~ 何麗霞,愛民頓
足本故事: 連結

謝謝提供意見 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