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note.jpg

生活中是否一切都能自己掌控呢?
謝丕慈一直覺得是的!

謝丕慈是一位資深律師,無論收入、地位都令人羨慕。在工作上,她是一位態度硬朗能幹的女強人;在家中,她也務求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。

「有一次全家到泰國布吉島旅行,抵達的那夜兒子開始發高燒近105度,一直不退。睡覺時,兒子突然睜開眼睛問我:『媽媽,外面為甚麼那麼吵?』但當時外面並沒有聲音。不久他開始用普通話數綿羊,但他從來沒學過的。」

丈夫就提議一起禱告,謝丕慈卻提議各自行事,不想多講。「 於是禱告後我就餵藥,但兒子很快把所有藥全吐出來。丈夫說:『再沒有辦法,去睡吧!』翌日,兒子蹦蹦跳跳地進來,體溫都回復正常。」數星期後,丈夫舊事重提,他說那天晚上禱告後,聽見一把聲音對他說:『若我要治好你的兒子,一點藥也不需要。』

藉著這件事,謝丕慈親身經驗神回應禱告的大能,她便完全相信禱告的能力。之後,她常跟人說:「我們禱告吧!

又一次謝丕慈給兒子買玩具,在過馬路的一刻,突然有一下很大的剎車聲,然後有人大叫「哇」的一聲,原來是一輛計程車闖紅燈,那時她正呆站在馬路的中間。「現在回想也不知何故,總之覺得走不動,只是感受到有物體快速地如風飛過,旁觀的路人都說我僥倖保住性命。」
丈夫對謝丕慈說:「從現在開始,每分每秒都不屬於妳的了,現在每分每秒都屬於神的了。」

兩次生死攸關的經歷,一向靠自己的謝丕慈,經歷神的拯救,再加上多年來心中的微聲呼喚,終於叫她毅然放下工作,修讀神學,後來成為院牧,竭力為病人分憂解困。

「我進去探望一名六星期大的嬰兒,他只有手掌這麼小,睡在床上吊着很多管子,感覺是怎會有這麽樣的病人。而我當然不能跟嬰兒談話,只可以跟他祖母聊。可是,我內心驚恐要為病人禱告。當時的想法是,我希望天父憐憫這位嬰兒,把他治好。但假如天父的意思不是醫治他,而是帶他回天家,那麼對還沒信耶穌的祖母,就更不會相信了。」

「在腦海中有這種想法,妨礙著我不能禱告。感恩的是當時由一位院牧帶領,禱告由她來負責。」此事以後,謝丕慈情緒不穩定,很傷心,她不想做院牧,不想讀神學了。 她覺得在醫院太多痛苦,不是她的痛苦,是她看見人間的痛苦。

謝丕慈感到疑惑,難明苦難是甚麼一回事。她迷失了,想放棄。豈料神的意念更高

在她離開醫院一段時間後,謝丕慈透過羅院牧得知,那位祖母在嬰兒去世前,說希望嬰兒接受洗禮。「我很驚訝 ,內心就讚美上帝,原來神要我經歷,體驗祂對這個家庭的大憐憫,及對我的憐憫。」

因為祂讓我看見結局
原來神想透過這個嬰兒
讓這一家人認識祂
這是我意想不到的

~ 謝丕慈,香港
足本故事連結

留言分享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