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別人到離島長洲旅行,我卻跟祖母到長洲,乘小船探望在戒毒的爸爸。
別人到「荔園」遊樂場,我是到遊樂場附近的監獄探望爸爸。
別人有幸福而完美的家庭,我有的是破碎的家庭。
童年時所有不開心的事,都因爸爸而起。
若問我一生中最恨的人是誰?
以前我一定會說是我爸爸!」

呂宇俊從小缺乏父母的關懷,跟祖母相依為命,呂宇俊在一個不愉快的環境下成長。

SV1248 Lui Sir Father1.jpg

讀書方面,從小學到中學,成績和操行都很差,一遇到困難就想逃避,所以到中學二年級上學期,就退學了。但他不甘心做低下又乏味的工作,兜兜轉轉,退學又插班,插班又逃學,結果第一次會考只有零分!

幸好遇上關心他的老師和牧師,領他認識耶穌,生命得到改變。呂宇俊在第二次會考取得19分成績,升讀預科,考進大學。

可是,最令他不能原諒的,是爸爸三番四次出入戒毒所,結果都是徒勞無功。爸爸起初到戒毒所時,自己和祖母也很開心;到第二次、第三次都仍然有盼望;但到第四、五次,心死!

當呂宇俊大學畢業,拿一級榮譽時,他沒有通知爸爸,更表示:「我覺得他沒有資格分享自己這份喜悅!」

1121-00176-097b7-2.jpg

但愈是逃避,愈要面對,正當呂宇俊等待神學碩士的通知時,收到一個電話,後來一聽,是戒毒所打來,他的態度立刻變冷,對方說:「你爸爸進行第六次戒毒,很希望你去看看他。」但他只說一句:「我沒空!」就把電話掛了。

第二天,他接到香港中文大學神學碩士的取錄通知,可是只開心了不足兩秒鐘,就像被上帝當頭一棒,要他反省一件事。

「你說要學習我的『愛』, 去愛一些你不認識的人,但是你連自己的爸爸也不能接納,你有甚麼資格去講『愛』呢?」

結果他打電話給那社工,答應前來探望爸爸。

到了那天,父子互相拍了一下肩膀,那一刻呂宇俊發覺,踏出原諒別人的一步,原來並不太困難!

之後,每個星期他都跟爸爸吃一頓飯。

呂宇俊進了神學院一段時間,有一天收到電話,說他爸爸突然離世,警察要他到停屍間認領屍體。他記得那警察看見爸爸手上有很多針孔,然後向另一位警察點一點頭,好像示意死者是因濫用藥物致死。但呂宇俊心裡很想替他喊冤,因為他知道爸爸沒有再吸毒。接着警察說:「因為他死得太突然,要進行驗屍。」

幾個月後,呂宇俊收到驗屍報告,證實是死於自然,那一刻自己和祖母都有一份釋懷的感覺,因為爸爸最後是清白地離開。

SV1248 Lui Sir Father2

留言分享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